堅持與放棄

有些事,總是在經曆過以後才會懂得。有些人,是要用一生的時間忘記的。

 

    在這世上,不變的,只有變化。現在這個社會太物質,愛情已經很少見了。當人遇上了緣份,自會付出真情,當緣盡時,只歎自己將心錯付。痛過了,才會懂得如何保護自己;傻過了,才會懂得適時地堅持與放棄。

 

    感情與婚姻要不要將就,各人有各人的見解。受制于現實中的種種實在太多,受制于內心的欲望也實在太多。其實有許多婚姻就是因爲,年齡到了,又碰巧到找到個 差不多的。可是,那也要你能碰巧碰到個差不多的,碰不到,結錯了,更麻煩。所以,想將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還是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,很多事情隨心就好, 也許是一種阿Q精神,但又何嘗不是放過自己的一種選擇。

 

    一個人一生要經曆多少人與事,不懂得放棄那些已經失去、不可挽回的東西,又如何能把握住真正屬于你自己的東西呢?如果你發現你的世界裏惟一的那扇大門不再 爲你敞開,就不必再在門前徘徊,或撞得頭破血流終不醒悟。 要學會放棄,然後轉身尋找一個爲你開放的天窗,在那兒你同樣能望見滿天的星鬥。。。。

旅途裏的柔軟時光

離開鳳凰四個月之後,再來看這張照片,很是溫馨。

f:id:creekjornal:20120811143802j:plain



那段旅途,美好的像夢境,古色古香的小鎮。江邊的房子都是新建的,雖然尋不到過往的痕迹,但還是頗爲別致的,感覺像徽式的老宅子,層層疊疊的,青白相錯,清新可人。。

 

我想念鳳凰。

旅途裏的柔軟時光,沈澱下來之後,連汗水都覺甘甜。

 
明年,我們去看海。

f:id:creekjornal:20121220115643j:plain

寒戰

《寒戰》似乎有一個開創新局面的勇氣。雖然依舊是經典的雙雄設置,但可能是史上警匪片中職位最高的雙雄了——警務處兩大副處長,廳級領導幹部啊。
  既然以高端人物作爲主角,格局顯然要更大,盡管切入點依然是一個具體的案子。事實上,衝鋒車被綁到最終被歹徒劫走贖金的前半部分,節奏用“淩厲”形容都有點不夠分量,戲劇衝突的小小高潮接二連三,信息量和轉折點多到讓觀衆實在是有點應接不暇。可以說,這樣的敘事節奏本來就是一種創新,快到了連人物關系交待都被很巧妙地埋在了一些細微之處,目的當然還是在于節省篇幅。這樣的做法到底優劣如何,是否太過rush導致意蘊不足,這都是創新之下可以探討的話題。但不管怎麽說,前半部分是會讓觀衆全神貫注的。
  事實上,更大的創新在于,不同于傳統警匪片的內核永遠是善惡纏鬥,本片中的歹徒成爲了被虛置的第三方——雖然從能力上來講,他們其實好像比以前片子的歹徒都強大。前半部分對峙的兩方,其實是行動組的鷹派李文彬,和管理組的鴿派劉傑輝。而他們所分別代表的價值觀念——分歧點在于警隊該發揮什麽樣的作用,以什麽樣的方式發揮作用。顯而易見的是,導演組合在這裏表現出了明顯的傾向性,而且是以一種充滿自豪感的方式:香港能成爲亞洲最安全的城市,靠的是法治精神,也就是劉傑輝所代表的價值理念。
  隨著辦公室”叛亂"以劉傑輝的搶班奪權勝利告終,他獲得了警隊其他人的支持,證明了法治觀念在香港的深入人心。雖然欠缺了一些所謂“非常時期,用非常方法”的探討,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的比較,沒能深入挖掘制度是否合理。僅僅是充滿自豪感地說,雖然這次任務失敗了,但香港賴以成爲“亞洲最安全城市”的核心理念沒有丟。這也是全片所洋溢的一種強烈的對香港的法治的自豪感的表現。
  劫案結案之後的部分,沒有了前半部分的快節奏吸引眼球,主創很聰明地以懸念抓人。ICAC的介入,讓我們也跟讓人毫無好感的愣頭青李治廷一樣,先懷疑劉傑輝,繼而李文彬,到底哪個才是壞人?
  後半部分主打的內核,在我看來,是體制內的辦公室鬥爭。由懷疑劉傑輝轉而懷疑李文彬的原因在于對警務處長的爭奪,而李文彬在ICAC詢問室對李治廷的一番教導,更是道出了辦公室政治的可怕。這也是相當聰明的一點,我們普通觀衆的生活,不會每天面對生與死的考驗,但職場的明爭暗鬥,明槍暗箭,確實也是危機重重。正是由于雙雄的高端設置,讓傳統警匪片中僅止于“一個老壞事的混蛋上司”的探討有了現實的普遍適應性。
  重點在于此,所以後半部分案子的解決依然僅是點綴。事實上,只不過把查案的主體變成ICAC而已,過程幾乎沒有難度。這也讓劉傑輝在體制內精明的輾轉騰挪顯得異常犀利。但此處也暴露出來了本片的一大缺點:劇情合理性的打磨不夠。前半部分無所不能的劫匪,卻犯下了很容易被發覺的錯誤。從有內線的警隊到ICAC的查案主體變化,也不足以解釋前後如此巨大的差距。就像對方球隊有被收買了踢假球的,你輕松戰勝。但作爲本身有一定實力的隊伍,沒理由換一個更弱的不踢假球的隊,你馬上丟盔卸甲。
  合理性的問題全片都存在,其實就算警隊有內線,前半部分劫匪的表現也太過逆天,從IT總監的介紹中我們也覺得這根本不可能,但之後的劇情也沒有給與合理解釋。可以說,前半部分留下的許多扣子,後半部分只在大的層面上解決了,但許多細節會讓觀衆難以信服。
  更加讓人失望的是,最後的結局變成了一種主旋律的敘事範式。而這種範式我們似乎最常見的就是在大陸的反腐劇中:市長和市委書記都被懷疑腐敗,然後出于對黨的事業的忠心毫無私心地互相爭鬥,最後發現,原來老市委書記是一直被身邊的親人蒙在鼓裏,打著他的旗號幹了很多壞事。然後大義滅親,跟市長摒棄前嫌,然後說,我老了,世界是你們年輕人的。市長也理解了老領導的一片苦心,讓老領導放心,成功完成幹部的年輕化。

隨感

我幾乎是看三毛的書長大的。所以寫作方式,曾經很像她。那個時候,瘋狂的迷戀她的模樣。黝黑的長直發,漆黑的眼睛,質樸的長裙,被沙漠上狂勁的風吹起,蒼涼的心境。家裏有一套肖全給三毛拍的黑白照片,那是她在大陸的絕版照。肖全的人物攝影,總是會讓人看到這個人背後的東西,後來的他,和王川一起來深圳,創辦了《現代攝影》雜志。這是後話了。照片的背景,是我最熟悉的成都小巷。聯想起一些傳聞,那應該是三毛在去找王洛賓之前,在成都的留影。在茶館裏,在藤椅上,她光著腳,一身波希米亞的打扮,很嚴肅的看著鏡頭。有一些三輪車夫跟著她,因爲她一直光腳在街上走。那組照片裏的三毛,已略顯老態,嘴角有點下吊,眼角出現細紋,但眼睛依然如初生嬰兒般漆黑。也只有眼神還依稀看得到她年輕時候的影子,依舊清澈,仿佛這些年,只是過眼雲煙。她還是當年那個叫做陳平的絕色美女。
  
  三毛在沙漠的生活多姿多彩,豐富到讓人妒嫉。她可以洗完澡肥皂泡沒水衝了,直接套上長裙,便去參加騎駱駝大賽。陽光曬在身上,汗流下來,跑出來一個個的小肥皂泡,惹得衆人哈哈大笑。她不管這些,繼續瘋。身邊那個俊朗的男人,是她的依靠,她的港灣。只要有他,一切問題,都不再是問題。只是,他居然在那麽年輕的時候,沈入了海底。以至于這麽多年後,我看《碧海藍天》,看得我心緊。那麽美的景,那麽藍的海,我邊看邊想,會不會有個誰,也像荷西那樣,下去了,就再也沒能上來了。
  
  荷西永遠停在了他最美好的年齡。三毛卻老了。她是心比人先老。在荷西閉上眼睛那一刻,她的心,跟著死去了。不管是後來的什麽軍官,還是王洛賓,都不能替代這個人,這個大胡子男孩。那一本《夢裏花落知多少》,每看一遍,都會落淚。真的很想知道,荷西的墓,在哪裏?想代替三毛,去看看他。

謝霆鋒敬業不懼被炒绯聞 與楊冪熱吻壹次到位

 據台灣《蘋果日報》消息,謝霆鋒、劉青雲主演的電影《消失的子彈》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劇片等4項,是本屆大黑馬。

香港導演羅志良昨受訪,大贊謝霆鋒是香港30歲世代最好的演員,爲了使爆破戲逼真,帥臉可以被砸,也無懼被炒绯聞,和楊冪熱吻戲拍了壹整天,敬業認真。

  羅志良說,绯聞只是宣傳,楊冪把謝霆鋒當大哥,2人拍親熱戲時才合作第5天,根本不熟,她本想喝紅酒壯膽,但臨時買不到,改喝黃酒。謝霆鋒經驗豐富,導演只描述情境,以3機拍攝,他壹次到位沒NG。

  另《消失的子彈》雙男主角今年雙雙角逐影帝,但入圍影片卻分別是《逆戰》和《奪命金》。導演說:“無所謂,都有入圍就好。”